<address id="hnjjx"><nobr id="hnjjx"><menuitem id="hnjjx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njj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hnjjx"></form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njjx"><nobr id="hnjjx"><meter id="hnjjx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njjx"><nobr id="hnjjx"><menuitem id="hnjjx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百度搜索 九月慟仙記 愛搜書 九月慟仙記 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.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?傳說中的翡磷之炎?那可是真正的天然神物,可比獸元之火要強大百倍。”寒草寇嚇了一個機靈,急忙在內心喊到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梟虛子又是一個打屁股,讓得這廝吃痛閉嘴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。姑娘,這,這,這肚兜怎么個價格?”寒草寇還是即刻恢復淡然面色,然后指著那張皺皺的,有些掉色的紫色肚兜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肚兜?你是想要這肚,兜!”黑牙齒女童表示幾分郁悶,故意拉長聲音特地詢問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寒草寇左右橫掃一眼,才是發覺周圍之人聽到這話頓時冷眼瞧看過來,仿佛看到一個猥瑣之人的眼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寒草寇狠狠點頭,便是不做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肚兜呀。這也不是什么好東西。既不是材料,也不是什么法器,只是其中藏有幾分禁制也無法打開。罷了,留著也是無用。優惠幾分賣你吧,一千中品靈石拿走吧。記住哦,我只要中品靈石,低品靈石我可不要。”黑牙齒女童看也不看,隨口就是說道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聽聞此言,寒草寇突然嗆了一下,仿佛被口水噎住一番。這一千塊中品靈石是多少?折算起來可是十萬低品靈石靈石呀。區區一張發臭的肚兜要這等價格?這發餿的女童不是弱智孩童吧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寒小子,別磨蹭了。趕緊拿下來。不然讓對方猜測到你非拿不可的心思,恐怕價格還要繼續提升。”梟虛子不愧是老狐貍,當即提醒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成交。”寒草寇很是爽快的丟出一個儲物袋過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黑牙齒女童顯得幾分愣然,好像不相信就這般達成交易。不過看到儲物袋里亮晶晶的中品靈石之時,眼里冒出閃閃亮光,當即取出紫色肚兜東西丟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東西一到手,寒草寇轉眼就是離開而去,直奔附近一個酒樓住店去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待得寒草寇一個離去,黑牙齒女童頓時忍不住發出興奮,仰天便是長笑一聲。那副模樣要多興奮就有多興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廝女童原本只是想要個十塊中品靈石而已。這平日里古靈精怪慣了,話到嘴邊便是故意提升了一百倍價格。這要是成了就當是走了狗屎運,若是不成頂多層層降價而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實在想不到,這今天是走了什么狗屎運。竟然碰上這般一個愣頭青,一言不合就是高價購買?此等好運,難不成是一個大機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若是寒草寇知道這個事情,定然發怒至極,一頓臭罵梟虛子那廝愚蠢至極。還以為它有多么老道狡猾,竟沒想到是個二愣子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當然,寒草寇對于這事可是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到酒樓,當即入住一間簡陋房間,進行拉開層層禁制阻隔有人偷看偷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梟虛子當即一頭跑了出來,拿著那張發餿的紫色肚兜查看著。也不知道這廝是不是鼻子有問題,竟然一點也不嫌棄里頭的餿味,反而一陣癡癡的研究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寒草寇可是遠遠聞到一股餿味,如今正蹲在角落里捂著鼻子,打死也不愿意接近過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很快,隨著梟虛子出手,肚兜之內的禁制如同白紙一般捅破。同時隨手丟出一絲黑色火焰將其焚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神奇的是,黑色火焰之內散發著恐怖高溫。那張紫色肚兜卻是燃毀不掉,反而燒掉表層布料,然后神奇的現出一副隱約可見的地圖于其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寒小子,把你手中部地圖拿出來。”草帽嬰兒回頭一看,頓時發出認真之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寒草寇捏著鼻子,一邊蜷縮,一邊丟出數十張地圖過去。里頭整整擁有東西南北四個府境的大概地圖。更加詳細的還有一百零八個府境的內部地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咦。有了,這翡磷之火果然有了幾分蹤跡。按照地圖顯示,似乎就在南境版圖的離沙府境之內的一處天海沙漠之中。這距離也不遠。寒小子,你可有興趣?”梟虛子呼的松了一口氣,轉頭過來嘿嘿一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真的假的。我看看。”聽聞這般消息,寒草寇也顧不得什么餿味臭味了。一頭跑過去仔細查閱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果然,一經核實,寒草寇便是露出驚喜目光來。“竟然真的是翡磷之炎出沒地址!這可可好了。若是真得到一種天然神物,那么進階元丹期可就是又增添了幾分幾率。只是這地圖來得如此陰差陽錯的,不會是早已經被人查看過,從而已經奪走了翡磷之炎吧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個誰知道?有消息總比沒消息好。不過這張肚兜原本定下的禁制十分強大。即使是一般的元丹期修士也無法打破。里頭地圖更是無從得知。而且,就算有人曾經看過這份地圖也無妨。翡磷之火兇猛至極,一般得元丹期修士近距離觸碰都會當場灰飛煙滅。想要將其取走,只有少數人可以做到。”梟虛子搖搖頭,不不不的發出猜測之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我如今修為不過筑靈期,即使真有翡磷之物擺放在我面前,那又如何將其吞噬?你不是說連同一般的元丹期修士輕輕一個觸碰,都會當場灰飛煙滅?那我豈不是同樣的死翹翹?”寒草寇在驚喜之時,恍惚冷靜下來,特地詢問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誰人料想,梟虛子一個仰天長嘯起來,表情可是幾分滑稽之色。“有我們在你怕什么?區區翡磷之物還不放在眼里。對于你來說嘛,似乎早了一點,若是達到元丹期那就好上許多。不過沒關系,有著帝火決的存在,完不用擔心吞噬問題。要是你小子真走運碰上翡磷之火,那么進階元丹期的困難就是絲毫不存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時一直在鼓搗三魂球東西的不夜君,終于是難得現身出來。“別高興得太早,就算小草能夠依靠翡磷之火進階元丹期。那后續的雷炎雙修功法也就開始平衡進階規則。說白了,就是要求翡磷之火和翡磷之雷的數量相同,然后才是可以繼續突破修為。若是雷炎功法不平衡,別說進階了,就是突破一層修為都做不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瞧瞧,嫉妒了吧。不就是我這邊先行發現翡磷之火的蹤跡嗎?至于那般小氣嗎?寒小子的問題我又不是不知道。這如今怎么說也得先行踏進元丹期再說吧。”梟虛子也是幾分不樂意,頓時就是抬杠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,這雷炎功法需要平衡這事我怎么不知道?你們到底還有什么事情要瞞著我?”寒草寇感覺是被人算計一樣,心里總是有點不舒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夜君才不在乎寒草寇的想法,只是烈烈嘴巴開心笑道。“小草,你不用擔心這個問題。雷炎雙修的平衡規則對于你來說只有好處,絕對沒有壞處。興許現在你還沒有那種感覺,時間長了,修為上去了,你就會知道其中的奧妙之處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梟虛子也是安慰幾分下來,“寒小子,別擔心那么多了。如今還是想著怎么收服這未知的翡磷之炎吧。這種火焰與獸元之物擁有很大區別。由于是天然形成,它們每一種都是天地法則演化出來的產物。每一種都有千年以上的道行,蘊含著的威力恐怖至極。想要吞噬,還得先行準備幾顆翡磷玄丹為好。這是名單,馬上去將其材料收集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翡磷玄丹?那是什么東西?”寒草寇帶著幾分疑惑的詢問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別廢話了,時間不多了。趕緊出發。”梟虛子一陣催促,頓時讓其溜出酒樓去忙活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名單上的東西,寒草寇當真是雙眼翻白了起來。這些奇怪的材料,未免有些強人所難了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光是數量就達到九十九種之多。靈藥材料還得是五百年,或者更高年份的品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又比如那妖獸的東西必須是內丹級別。而內丹的出現則是講明需要妖獸修為達到元丹期境界。試問坊市之中又有多少內丹這種東西存在?

                寒草寇無奈呀,只能是硬著頭皮在坊市里溜達和尋找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酷似這般尋找材料自然是去大型商場溜達,又比如是天云十二盟旗下的商場。憑借其強大的連鎖勢力,諸多稀有珍貴的東西均是隱隱出現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既然有著商盟的客卿身份,寒草寇自然是不可能不好好利用一番。于是乎看準了是商盟旗下的商場之后便是跑了進去,即刻尋找到里頭的管事人,然后亮出客卿身份牌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是結果令得寒草寇幾分郁悶,當頭接見的乃是一個筑靈期的女子。在看到寒草寇的所謂客卿令牌之后,竟然趁著臉色說道。“抱歉,道友。這令牌并不是我們商會所有,這所謂的客卿身份也只有修為達到元丹期才是可以授予。道友這是從哪里撿來的東西,是想混水摸魚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廝女子說話之時,無盡不是顯露著威脅之色,仿佛寒草寇若是不識趣,還想糾纏下去,當即就是被轟著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站在外頭街道里,寒草寇上下拋動著手里的特殊令牌,眉頭一挑一挑的。“這凌藝馨怎么如此不靠譜?說的客卿身份呢?說好的商盟勢力遍布天下一百零八府的?怎么到了南境這邊就是行不通了?難不成這騷蹄子女人身份也不過一般而已?什么允諾不允諾的,想來只是空頭支票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百度搜索 九月慟仙記 愛搜書 九月慟仙記 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.

            章節目錄

            九月慟仙記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愛搜書只為原作者九月鐵騎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九月鐵騎并收藏九月慟仙記最新章節

            瑞彩祥云瑞彩祥云官网瑞彩祥云平台瑞彩祥云app瑞彩祥云邀请码瑞彩祥云娱乐瑞彩祥云快3瑞彩祥云时时彩瑞彩祥云走势图瑞彩祥云i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