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hnjjx"><nobr id="hnjjx"><menuitem id="hnjjx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njj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hnjjx"></form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njjx"><nobr id="hnjjx"><meter id="hnjjx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njjx"><nobr id="hnjjx"><menuitem id="hnjjx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強天秀 愛搜書 史上最強天秀 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.

                劉袖自然不會讓寶貝徒弟被蟲子吞噬,甚至不能讓蟲群靠近,他當即放出龜甲術,將兩人罩在其中,再施展出真火孽龍,對付暴走的蟲群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剎時間,場面極為壯觀,只見一條火龍盤旋在兩人周圍,而蟲群就像狂風卷起的沙塵暴,瘋狂撲向慕小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呲呲呲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蟲子遇到火龍,瞬間化為灰燼,而無數的沙蟲還在前仆后繼,如飛蛾撲火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兩片地的食魔沙蟲,已經不知有幾十幾百萬只,卻不過盞茶的時間,便被滅得七七八八,同時慕小喬的修為,也達到一個臨界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突然,一道黑氣沖天而起,伴隨著強大的真氣,小喬終于邁入化真后期!

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魔焰滔天,令人心驚,這對食糜沙蟲來說,便是人間美味,可無奈就算沖過火龍,還有無法逾越的龜甲術,最后下場,還是被火龍吞沒,連灰都不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當小喬的氣息漸漸平穩,再次看向周圍時,哪里還有什么蟲子?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看了看身邊的劉袖,一臉警惕的道“蟲子都燒光了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為師出手還能有錯?”劉袖笑著道“恭喜你,突破化真后期,要怎么感謝我啊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小喬想了想道“你再放把火吧,我怕身上還有蟲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劉袖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遠處,長孫炎臉上一陣青一陣白,因為劉袖他們不僅成功了,還把他這邊的蟲子也一起消滅干凈,連個蟲卵都不剩!

                太過分了!你們讓老夫的臉往哪放?

                肥宅弟子“炎師,你真的要吃土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長孫炎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瑪德,真想一掌拍死這蠢貨,怎么哪壺不開提哪壺?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吃土是不可能的,大不了這張老臉不要了,反正又不是第一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長孫炎輕描淡寫的道“別得意的太早,就算你們碰巧消除蟲患,但并沒有治好白羅花上的黑斑,所以勝負還是未知數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眾弟子再次臉紅,這就是他們一直崇拜的炎師嗎?為什么會這樣?到底哪里出了問題?

                寧缺莞爾道“劉老弟,看來你還沒過關呢,接下來應該是給花治病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爹!”寧婉柔跺腳道“你怎么還幫別人說話?大叔把蟲子都燒光了,自然是他贏了啊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哪有,題目是驅蟲之后還要治病,你沒注意聽題。”寧缺忍著笑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確實,這是事先說好的規則,但劉袖消滅兩片地的蟲患,換作一般人也就大方地認輸了,只是長孫炎并非一般人,而是大運第一名師,當然要繼續比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要臉也得比下去!

                此時,這位名師儼然變成一個笑話,寧缺反倒不關心勝負了,他更想看看,劉袖是不是無所不能,連給花治病都會?

                其他人也有跟著起哄,紛紛表示支持長孫炎,必須要比下去,其實他們和寧缺是一樣心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結果長孫炎還以為自己人品爆發,看來不讓劉袖進名師堂,是眾望所歸啊!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立刻來了底氣,傲然道“這花瓣上的黑斑,會影響白羅花結出果實,所以若不能治愈,光消除蟲患也沒用,勝負還要看最后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炎師說得對,只會驅蟲怎么行,不會治病的農夫不是好名師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對對,名師必須要會給花治病,劉公子繼續努力吧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炎師這次不要讓著他了,給他上一課,告訴他什么叫種藥大師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炎師威武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就叫作高端黑,那些弟子對長孫炎已經再無敬畏之心,話里都藏著笑話,甚至希望劉袖能繼續打臉,繼續虐他!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長孫炎還沒反應過來,只是聽著有些別扭,便放在一邊,開始忙著給花治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能是這位名師對種地有什么執念,只要一頭扎在地里,便十分的專注,搞得大家興致索然,也懶得再黑他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劉袖拍拍小喬的肩膀道“乖徒弟,接下來還得要靠你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還來?給花治病我可真不會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慕小喬當時就不干了,現在她已經突破化真后期,劉袖又答應教她法術,休想再騙她干活!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劉袖卻笑了笑,然后對小喬耳語幾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再然后,便只見小喬眼睛一亮,二話不說便又沖進地里,開始一株一株地給花治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下吃瓜群眾更看不懂了,不過卻發現,慕小喬所到之處,只要她碰過的白羅花,上面的黑斑竟然迅速消失!

                臥槽!這也太靈異了吧!

                徒手治花是什么技能?摸誰誰就治愈嗎?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長孫炎原本正在灑藥,一壟還沒灑完,便看到治愈系的小喬,瞬間就懵逼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是什么鬼?白羅花被蟲子吸附,花瓣莖葉都有毒性,怎么可能摸一下就好?

                長孫炎瞪大眼睛,心里卻忽然想到,自己五十年的頑疾,如果讓這女娃摸一下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寧婉柔忍不住問道“江伯伯,這次又是什么玄機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江離別的目光一直在慕小喬身上,聞言只說了四個字“慕云魔功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寧缺則皺眉道“這確實是慕云魔功,可是和十五年前,慕老怪的魔功,似乎有所不同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確實不同,因為被劉公子改過了,就為了吸走白羅花上的黑斑,也就是魔蟲留下的魔氣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江離別眼中略帶凝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寧缺嘆服道“江兄果然眼力非凡,但慕云魔功絕對是頂級功法,要改功法何等,江兄能確定是劉公子改的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對。”江離別點頭道“因為我偷聽了他們的對話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寧缺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婉兒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江宗師你這種身份,居然還偷聽,還說得理直氣壯,這樣合適嗎?

                江離別目光深遠的道“劉公子真乃大才也!他還在指點小喬姑娘,而且他所說的……太初者,氣之始也;太始者,形之始也;太素者,質之始也……這絕對是超越慕云魔功的新理念,若以此為導向,或許修煉魔氣,也不會練成魔頭了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寧缺所以你還在偷聽?身為武閣第一閣佬,第一宗師,第一高手,江兄你不會不好意思嗎?

                婉兒哼!等會我要偷偷告訴大叔!

                。

            百度搜索 史上最強天秀 愛搜書 史上最強天秀 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.

            章節目錄

            史上最強天秀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愛搜書只為原作者醉上空城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醉上空城并收藏史上最強天秀最新章節

            瑞彩祥云瑞彩祥云官网瑞彩祥云平台瑞彩祥云app瑞彩祥云邀请码瑞彩祥云娱乐瑞彩祥云快3瑞彩祥云时时彩瑞彩祥云走势图瑞彩祥云i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