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hnjjx"><nobr id="hnjjx"><menuitem id="hnjjx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njj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hnjjx"></form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njjx"><nobr id="hnjjx"><meter id="hnjjx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njjx"><nobr id="hnjjx"><menuitem id="hnjjx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百度搜索 此情惟你獨鐘 愛搜書 此情惟你獨鐘 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.

                張行安沒有拒絕母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跟父親之間的矛盾,也的確需要一個緩和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與父親相比,張行安認為自己的性情要更強硬,更需要一個臺階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,父親從不會對他這個不孝子真的動怒,每次不過都是表面怒火沖天,十分鐘不到,背地里就先心軟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答應陪父母看一場話劇或者電影,這件事早早發生在五年多前,他入獄的那個時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當時是父母一起到監獄探監,他穿著服刑的服裝,戴著手銬,被獄警帶出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坐下后,張行安看著父母仿佛轉瞬就蒼老了十幾歲的面容,吶吶的張了張口,卻始終說不出話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跟父母的溝通,向來就很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當時隔著一面厚厚的玻璃,他聽到母親哭著說:“兒子,在里頭千萬別難過以后學會好好做人,別再任性妄為的觸犯法律了,爸爸媽媽還是愛你的,等你出來了,聽我們的話,結婚生子,我們團團圓圓的一家人,和和美美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天母親說了很多的話,摻雜著哭聲,模模糊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他卻清楚記得,母親說過:“如果你覺得對不起你爸爸和我,那你出來以后就好好彌補我們做父母的不用你做出什么大成就來,你就陪我們去看場電影,或者話劇,我們就知足了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張行安當年聽著那些話,一動不動,仿佛一個沒有感情沒有靈魂的人,但他內心詫異,父母對他的要求,如此之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孝順父母的方式——原來可以簡單到,只需要陪父母去看一場話劇,一場電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這么簡單的事情,他入獄之前的二十幾年里,竟然一次都沒有為父母做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今時今日,駕車行駛在大街上的張行安,已經是一個脫離監獄監管范圍的自由人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母親打電話來說“訂了三張話劇票”,這使他想起五年前的一幕又一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回憶慢慢的蘇醒過來,到了他該兌現承諾的時候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去醫院看爺爺的時候,阮白沒讓慕少凌父子三人一起進病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畢竟,才在爺爺面前說過跟他不合適,這么快的就又一起出現,怎么說都說不過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伺候完爺爺吃午飯,阮白以有事為由先離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離開之前,順便拿了昨天下班后放在醫院這里的筆記本電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萬一周小素那邊有工作要她做,有電腦在手上,總歸是方便一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爺爺飯后在病房地上溜達,朝孫女擺手,示意她可以走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阮白走出醫院,就看到了停在醫院門口的那輛黑色路虎攬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她走到車前的時候,不知站在哪里吸完煙的慕少凌也走了過來,男人一手接過她的手提電腦,一手打開車門,讓她上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吃什么?”在她嘴里的謝謝二字還沒說出口的時候,男人開腔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阮白回頭看他:“聽湛湛和軟軟的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慕少凌沒意見的點頭,自我沉浸在二十四孝好老公的角色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管什么事情,都是孩子和孩子的媽媽說了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上車以后,慕少凌負責開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阮白在手機上搜索了很多家餐廳,讓車后座上的湛湛和軟軟選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湛湛放下了手上的游戲機,擱在一旁,把小白阿姨的手機遞過去跟妹妹一起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妹妹一只眼睛睜著,看手機屏幕,濃密漆黑的眼睫毛忽閃忽閃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選好了嗎?”阮白回頭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湛湛眼睛盯在手機屏幕上,選擇困難癥:“還沒有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慢慢選,不急。”阮白想,反正今天已經請假了,就全心全意的陪兩個孩子一整天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湛湛和軟軟選擇困難的時候,阮白手機屏幕上,接連來了兩條微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妮第一條微信,文字說:“我媽來公司了,五分鐘前我才打發走,還好你沒在公司,否則一定會被我媽糾纏,太可怕了我媽這老太太,什么都是別人的錯,從不從自身找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條微信,李妮打字又說:“我媽問律師了,我哥可能要判一年多,唉,為什么我聽了以后不但沒有傷心生氣,反而還想來一份黃燜雞米飯呢?我還挺理智的,是吧小白,我知道我哥入了歧途了,不進去改造幾年,他不會明白自己犯了多大的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湛湛和軟軟不明白其他的文字具體表達的是什么意思,只注意到了“黃燜雞米飯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光是看著字,就很好吃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湛湛抬起頭來,問副駕駛上的阮白:“小白阿姨,什么是黃燜雞米飯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黃燜雞米飯?

                阮白腦子里一堆問號,她回身接過自己的手機,低頭看,她搜索的都是高級餐廳,應該沒有黃燜雞米飯麻辣燙米線之類的啊

                畢竟,用餐的還有孩子爸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慕少凌這種人,只適合于出入高級餐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妮這時又發來第三條微信消息,阮白正好看到,點進去看,才看到前面兩條微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也明白了兩個小家伙為什么點名“黃燜雞米飯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沒吃過黃燜雞米飯吧?”阮白心里大概知道答案,可還是想確認一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見兩個小家伙說:“沒吃過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阮白忍不住想,如果湛湛和軟軟從小不是跟慕少凌生活在一起,而是跟她生活在一起,那恐怕會是另一番情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豪門和平民的差距,生活細節中觀察,差太多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車后座上的兩個小家伙表達了想去吃黃燜雞米飯的想法,阮白卻要問過孩子的爸爸才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阮白覺得,黃燜雞米飯很美味,但在慕少凌這種男人眼中,恐怕就成了垃圾食品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衛生,也不健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由于不想在孩子們面前跟他發生爭執,阮白想來想去,想到自己一直都有慕少凌的微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上次確認戀愛關系,兩人互相加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阮白打字,發給了開車的男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們想去吃黃燜雞米飯,可以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發完,阮白就等他回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慕少凌專注的開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阮白等了兩分鐘,忍不住心虛地提醒他:“我好像聽到,你手機上來微信消息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慕少凌沒聽到聲音,卻也拿了手機,點開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用了幾秒鐘的時間瀏覽完消息,慕少凌輕笑,打字發送:“你做主。”

            百度搜索 此情惟你獨鐘 愛搜書 此情惟你獨鐘 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.

            章節目錄

            此情惟你獨鐘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愛搜書只為原作者堆堆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堆堆并收藏此情惟你獨鐘最新章節

            瑞彩祥云瑞彩祥云官网瑞彩祥云平台瑞彩祥云app瑞彩祥云邀请码瑞彩祥云娱乐瑞彩祥云快3瑞彩祥云时时彩瑞彩祥云走势图瑞彩祥云i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