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hnjjx"><nobr id="hnjjx"><menuitem id="hnjjx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njj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hnjjx"></form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njjx"><nobr id="hnjjx"><meter id="hnjjx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njjx"><nobr id="hnjjx"><menuitem id="hnjjx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百度搜索 血蓑衣 愛搜書 血蓑衣 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.

                十月十八,傍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河西秦氏遣人向洛天瑾送來一封書信,秦明將在三天后抵達洛陽城。此信令洛天瑾的心里涌現出一絲不祥之感,于是將眾人召至中堂商議對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秦明在信上說,此行是專程拜會新晉武林盟主。”洛天瑾雙指夾著書信,目光環顧著眾人,話里有話地說道,“順便問問‘玄水下卷’失竊一事,我們追查的如何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是湊巧,還是故意?當洛天瑾說出最后一句話時,他的目光竟不偏不倚地落在秦苦身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此舉,令迎面而坐的柳尋衣和洵溱不禁心頭一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秦明此行,來者不善。”洛天瑾似笑非笑地說道,“似乎有些……興師問罪的意思。呵呵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此刻,眾人對秦明的來意各有揣測,因而面面相覷,半晌無人應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早不來、晚不來,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冒出來,莫非真是巧合?”洛天瑾此言別具深意,惹人浮想聯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秦天九剛死不久,秦氏元氣大傷,秦明不會如此大膽。”雁不歸道,“我猜他背后一定有人唆使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誰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除了金復羽,我想不出第二個人。”黃玉郎篤定道,“這件事,絕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簡單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秦天九死在秦苦手里,而秦苦又是賢王府的人……”洛天瑾若有所思道,“秦明應該對我恨之入骨,豈能好心拜會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依我之見,秦明此行無外乎兩個目的。”鄧長川才沉吟道,“要么追問‘玄水下卷’,要么替秦天九報仇雪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除此之外,還有另一種可能。”慕容白補充道,“不久前,我們將府主欲劃分‘天地玄黃’四宗級的消息散出去,意在試探各門各派的反應。秦明不請自來,或是對府主將河西秦氏歸入玄宗而不滿,因此上門理論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秦苦。”洛天瑾對眾人的揣測視而不見,徑自向秦苦問道,“你與秦明同出一脈,對他的了解一定比我們多,因此我想聽聽你的見解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秦苦一愣,臉上漸漸涌現出一抹憤恨之色,鄙夷道:“此人卑鄙無恥,貪婪自私,為達目的不擇手段,什么喪盡天良的事都做的出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等等!”謝玄打斷道,“府主想聽的是見解,而不是牢騷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不是牢騷,是實話。”秦苦辯解道,“雁四爺和黃六爺說的不錯,秦明既卑鄙又狡猾,一向喜歡恃強凌弱,絕不會以卵擊石,自不量力。因此,我斷言他沒那么大的膽子主動找賢王府的麻煩,背后一定有人唆使。至于他的目的……應該不是替秦天九報仇,或反對劃分宗級,而是追問‘玄水下卷’的下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當秦苦提起“玄水下卷”時,神情中沒有一絲一毫的異樣,宛若此事與他毫不相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見到這一幕,柳尋衣和洵溱懸著的心,登時踏實許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洵溱擔心秦苦將自己供出來,柳尋衣則擔心洵溱與自己魚死網破,將洛天瑾對她的不滿轉嫁到自己身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因此,他二人都不希望洛天瑾從秦苦身上追查‘玄水下卷’,以免城門失火,殃及池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面對秦苦的侃侃而談,洛天瑾饒有興致地問道:“何以見得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一者,武林大會的規矩清清楚楚,論劍臺上的生死各安天命,日后任何人不得挾私報復。秦明不是傻瓜,斷不會冒天下之大不韙,落人口實。”秦苦戲謔道,“秦明與秦天九是一路貨色,二人狼狽為奸,說到底只是相互利用罷了。因此,秦天九被人千刀萬剮,秦明未必傷心,即便傷心也是兔死狐悲。二者,我們散出劃分宗級的消息,時至今日沒有任何人反對,秦明豈會傻乎乎地冒頭?有道是‘木秀于林,風必摧之’,如此簡單的道理,秦明不可能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秦苦一席話,惹得洛天瑾哈哈大笑,連連點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諸位,你們都聽見了?”洛天瑾道,“到底是叔侄一場,看的遠比你們透徹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府主過獎。”秦苦嘿嘿一笑,又道,“秦明精于算計,既然他敢來洛陽城,一定算準府主不敢動他。只有一個原因,便是府主理虧,不想落人以柄。至于‘玄水下卷’的事,我也略知一二,因此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眼下,人丁名冊、推行宗級皆迫在眉睫,忙的不可開交,我沒工夫陪他耽擱。”洛天瑾思量道,“依你之見,我該如何搪塞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……”秦苦眉心緊皺,連連咂舌,“最怕的是狗皮膏藥,賴著不走。如果秦明背后有金復羽坐鎮,他們一定有后招。依我之見,與其我們絞盡腦汁地轟他走,不如以靜制動,看看他們究竟想耍什么花樣。到時,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言至于此,秦苦的臉上展露出一抹壞笑,又道:“當然,如果府主不在乎世俗的眼光,也可以將他亂棍轟走,亦或拒之門外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放肆,簡直一派胡言!”謝玄沉聲道,“府主是武林盟主,豈能對武林同道棍棒相加?來者是客,我們非但不能將他拒之門外,反而應盡地主之誼,處處以禮相待,如此方能彰顯府主的氣派與度量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錯!”雁不歸贊同道,“秦明不是無名之輩,他可是河西秦氏的家主,在江湖中聲望極高。我們若有怠慢,只怕會惹來天下英雄的口誅筆伐。此舉,對府主的聲譽極為不利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從始至終,洛天瑾的雙眸一直注視著秦苦,似乎望得出神。至于眾人的七嘴八舌,他然不做反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府主,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艾宓……這幾日表現如何?”未等謝玄發問,洛天瑾突然問道,“可有異常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此女倒真是世間罕見。”謝玄回憶起艾宓,不禁搖頭苦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?此話怎講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遵照府主的意思,將她置于公子的院中,當一個使喚丫頭,并將一切臟活、累活統統交給她,本想借機教訓她一番,讓她知難而退,主動向我們供出有關金復羽的秘密。卻不料,她非但沒有半點哭鬧,反而欣然允諾,即便戴著手銬腳鐐,依舊任勞任怨,勤勤懇懇,將公子院中的一切雜務打理的整整齊齊,干干凈凈。夫人見后亦稱贊她踏實細心,并命人將她的枷鎖去掉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去掉枷鎖?當心她逃跑。”雁不歸提醒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放心,我們的人晝夜監視,她無處可逃”謝玄笑道,“更何況,她對自己的處境十分清楚,如果擅自出逃,倒霉的一定是她自己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洛天瑾思忖道:“傳命下去,即日起賢王府加強戒備,任何人進出都要反復查驗,我不希望李甲的丑事再度出現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還有,派人去城外盯著。一有秦明的消息,馬上回來報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另外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報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正當洛天瑾與眾人如火如荼地商議對策時,一道急促的傳報聲陡然自堂外傳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緊接著,一名賢王府弟子手中攥著一只信鴿,火急火燎地步入中堂,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下,“噗通”一聲跪倒在洛天瑾面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見狀,洛天瑾稍作遲疑,忽然眼神一凝,似乎預料到什么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啟稟府主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快!將信鴿拿來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伴隨著洛天瑾的一聲催促,謝玄快步沖到弟子身前,不假思索地奪過信鴿,一邊拆下字條,一邊朝洛天瑾走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此刻,堂中眾人無不一臉茫然,群疑滿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誰也不明白,洛天瑾為何對一只信鴿如此感興趣?同時他們愈發好奇,信鴿究竟從何而來?何人送寄?信中的內容又是什么?

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,一切疑團只能憋在心里,因為洛天瑾根本沒有向他們解釋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匆忙接過字條,洛天瑾的心跳急劇加速,臉色愈發緊張,雙手情不自禁地顫抖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眾人驚愕而好奇的目光下,洛天瑾顫顫巍巍地打開字條,眉頭緊鎖,定睛觀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瞬間,他的瞳孔驟然緊縮,眼神變的震驚不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疑惑、沉思、驚奇、難以置信……萬千思緒接踵而至,洛天瑾的臉上變顏變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最終,一股難以抑制的滔天之怒,瞬間席卷他的身。令其渾身顫栗,雙拳緊握,“咔咔”作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洛天瑾如此強烈的反應,登時令不明真相的眾人重足屏息,掩面失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府主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住口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聲暴喝,洛天瑾驀然起身,右手將字條死死攥成一團,怒不可遏地邁步朝堂外走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見此一幕,眾人紛紛起身相送。但洛天瑾只字未留,甚至連一個正眼都沒看他們,面色鐵青地邁著流星大步,頭也不回地離開中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轟隆隆,咔嚓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忽然,天空無端響起一聲炸雷,直將洛陽百姓嚇的膽戰心驚,將賢王府眾人震的神湛骨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緊接著,狂風驟起,無情肆虐。飛沙走石,天昏地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夕陽的余暉眨眼被烏云遮擋的一絲不剩,天地萬物仿佛在一瞬間變的昏暗無比,直至漆黑如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一刻,宛若天塌地陷,末日將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百度搜索 血蓑衣 愛搜書 血蓑衣 isoshu 即可找到本書.

            章節目錄

            血蓑衣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愛搜書只為原作者七尺書生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七尺書生并收藏血蓑衣最新章節

            瑞彩祥云瑞彩祥云官网瑞彩祥云平台瑞彩祥云app瑞彩祥云邀请码瑞彩祥云娱乐瑞彩祥云快3瑞彩祥云时时彩瑞彩祥云走势图瑞彩祥云ios 白沙 | 新泰 | 宝鸡 | 石河子 | 舟山 | 迁安市 | 咸宁 | 东方 | 扬中 | 东台 | 济南 | 博罗 | 海门 | 莆田 | 长垣 | 昭通 | 龙口 | 揭阳 | 安徽合肥 | 广饶 | 青州 | 南京 | 凉山 | 泰兴 | 桐城 | 莆田 | 韶关 | 鹤岗 | 沛县 | 深圳 | 荣成 | 乌海 | 张家口 | 象山 | 内江 | 五指山 | 山西太原 | 锦州 | 双鸭山 | 台湾台湾 | 大兴安岭 | 阳春 | 广元 | 吉安 | 辽源 | 山西太原 | 运城 | 漯河 | 海拉尔 | 德阳 | 涿州 | 平顶山 | 南阳 | 衡阳 | 陵水 | 漳州 | 蚌埠 | 潍坊 | 单县 | 如皋 | 正定 | 乐平 | 赣州 | 雄安新区 | 济源 | 台山 | 阿里 | 乌兰察布 | 台南 | 大连 | 邯郸 | 牡丹江 | 普洱 | 安吉 | 亳州 | 仁寿 | 安康 | 宁夏银川 | 柳州 | 松原 | 南充 | 鹤岗 | 新乡 | 百色 | 百色 | 雄安新区 | 鞍山 | 锡林郭勒 | 孝感 | 博罗 | 保亭 | 昆山 | 甘肃兰州 | 克孜勒苏 | 锦州 | 临沂 | 桂林 | 衡水 | 蓬莱 | 泰兴 | 灌南 | 香港香港 | 攀枝花 | 如皋 | 厦门 | 达州 | 毕节 | 巴音郭楞 | 松原 | 台州 | 台山 | 琼中 | 包头 | 盐城 | 酒泉 | 三沙 | 湘潭 | 商洛 | 枣庄 | 长垣 | 琼中 | 张掖 | 海拉尔 | 神木 | 琼中 | 澄迈 | 金昌 | 漯河 | 廊坊 | 河南郑州 | 阜新 | 临沂 | 马鞍山 | 昭通 | 广汉 | 邵阳 | 六安 | 汉川 | 临沂 | 常州 | 赤峰 | 乌兰察布 | 内江 | 日喀则 | 乌兰察布 | 甘南 | 天门 | 温岭 | 泰州 | 桓台 | 诸暨 | 青州 | 临汾 | 甘孜 | 双鸭山 | 简阳 | 简阳 | 济南 | 宜都 | 湛江 | 深圳 | 黔南 | 铜仁 | 包头 | 正定 | 燕郊 | 本溪 | 汕尾 | 承德 | 玉林 | 库尔勒 | 淮安 | 梧州 | 南充 | 汕头 | 泰州 | 百色 | 库尔勒 | 承德 | 山南 | 鄢陵 | 宿州 | 单县 | 德宏 | 自贡 | 衢州 | 兴安盟 | 陇南 | 辽源 | 安阳 | 和田 | 沭阳 | 扬州 | 长葛 | 大兴安岭 | 萍乡 | 淮南 | 阿拉善盟 | 威海 | 临沂 | 山西太原 | 大兴安岭 | 广安 | 宜都 | 日照 | 海拉尔 | 昭通 | 蓬莱 | 汉中 | 贵港 | 石河子 | 崇左 | 台南 | 莱州 | 任丘 | 如皋 | 济宁 | 巴彦淖尔市 | 慈溪 | 渭南 | 慈溪 | 蓬莱 | 平凉 | 启东 | 阳泉 | 仁怀 | 雄安新区 | 澄迈 | 赤峰 | 盘锦 | 益阳 | 孝感 | 诸城 | 赣州 | 柳州 | 石河子 | 鹤岗 | 山南 | 达州 | 基隆 | 海西 | 黑龙江哈尔滨 | 宜宾 | 和田 | 邹平 | 自贡 | 南阳 | 宁国 | 黔南 | 桂林 | 保定 | 延安 | 韶关 | 常德 | 平顶山 | 靖江 | 温岭 | 德清 | 白山 | 盐城 | 梅州 | 长兴 | 荣成 | 池州 | 安顺 | 潮州 | 南平 | 宜春 | 温岭 | 沛县 | 徐州 | 济宁 | 衡水 | 湖州 | 蓬莱 | 黑龙江哈尔滨 | 黔西南 | 台湾台湾 | 德州 | 鸡西 | 晋江 | 如东 | 长治 | 改则 | 青海西宁 | 辽阳 | 白城 | 邯郸 | 玉环 | 河源 | 三明 | 丹东 | 五家渠 | 澄迈 | 沧州 | 铜川 | 武夷山 | 张北 | 长兴 | 昆山 | 湘西 | 乐山 | 烟台 | 张北 | 茂名 | 定州 | 海丰 | 沧州 | 邵阳 | 东阳 | 喀什 | 淮南 | 大同 | 庄河 | 无锡 | 资阳 | 燕郊 | 贺州 | 赣州 | 常州 | 昆山 | 海南海口 | 阿勒泰 | 娄底 | 泰州 | 广州 | 阜新 | 厦门 | 荆州 | 伊春 | 三亚 | 牡丹江 | 漳州 | 台山 | 永新 | 防城港 | 漯河 | 常州 | 和田 | 东方 | 沧州 | 龙岩 | 燕郊 | 定州 | 潜江 | 仙桃 | 仁怀 | 内江 | 日土 | 铜陵 | 阿拉尔 | 桂林 | 哈密 | 红河 | 苍南 | 临沂 | 天水 | 永康 | 陇南 | 眉山 | 佳木斯 | 白山 | 东台 | 洛阳 | 阜阳 | 东莞 | 定州 | 迪庆 | 钦州 | 南安 | 温州 | 包头 | 海东 | 清远 | 无锡 | 鄂州 | 吉林 | 清徐 | 营口 | 防城港 | 铜陵 | 临汾 | 桓台 | 开封 | 巴中 | 宿迁 | 天长 | 沛县 | 图木舒克 | 张北 | 濮阳 | 日喀则 | 三亚 | 绵阳 | 新乡 | 赤峰 | 澳门澳门 | 白山 | 临汾 | 吉林长春 | 临猗 | 大连 | 芜湖 | 大丰 | 那曲 | 桓台 | 河北石家庄 | 蚌埠 | 灌南 | 南安 | 百色 | 来宾 | 盘锦 | 高雄 | 潮州 | 绍兴 | 保山 | 启东 | 包头 | 库尔勒 | 日喀则 | 舟山 | 曲靖 | 乌海 | 塔城 | 资阳 | 廊坊 | 洛阳 | 和县 | 自贡 | 五家渠 | 鸡西 | 抚顺 | 黔西南 | 南平 | 鄂州 | 江西南昌 | 安顺 | 喀什 | 山南 | 福建福州 | 济宁 | 义乌 | 大理 | 武夷山 | 邢台 | 嘉善 | 鄢陵 | 扬州 | 海南 | 阜阳 | 厦门 | 遂宁 | 来宾 | 襄阳 | 洛阳 | 大理 | 河源 | 儋州 | 东营 | 常州 | 鹤岗 | 中山 | 陵水 | 湖南长沙 | 陇南 | 包头 | 如皋 | 包头 | 海西 | 遂宁 | 焦作 | 馆陶 | 宁夏银川 | 云南昆明 | 泸州 | 承德 | 保亭 | 丹阳 | 塔城 | 高密 | 大连 | 简阳 | 东莞 | 佛山 | 滕州 | 芜湖 | 白银 | 萍乡 | 山南 | 双鸭山 | 张家界 | 包头 | 河源 | 铜川 | 邹城 | 南充 | 保山 | 济源 | 阜阳 | 陵水 | 台州 | 天水 | 山南 | 柳州 | 安庆 | 温岭 | 泗阳 | 喀什 | 泸州 | 吉林 | 桐城 | 雄安新区 | 海门 | 泰州 | 济宁 | 东台 | 宜春 | 玉树 | 柳州 | 龙口 | 大丰 | 阳江 | 廊坊 | 河池 | 宜昌 | 嘉善 | 宁波 | 山南 | 溧阳 | 宿迁 | 肇庆 | 南平 | 明港 | 崇左 | 醴陵 | 海南海口 | 开封 | 东莞 | 赣州 | 惠州 | 黔西南 | 安康 | 西藏拉萨 | 正定 | 萍乡 | 营口 | 延安 | 青州 | 任丘 | 鄂州 | 公主岭 | 阜阳 | 潜江 | 绥化 | 乌兰察布 | 诸暨 | 商丘 | 台北 | 辽阳 | 永州 | 和县 | 昭通 | 昆山 | 雅安 | 肥城 | 香港香港 | 深圳 | 绥化 | 泰安 | 遂宁 | 山东青岛 | 寿光 | 铜陵 | 迪庆 | 盐城 | 仁怀 | 甘南 | 梧州 | 五家渠 | 四川成都 | 章丘 | 巴音郭楞 | 阿拉善盟 | 丹东 | 七台河 | 柳州 | 惠州 | 张家口 | 庆阳 | 潍坊 | 丽江 | 朝阳 | 随州 | 汉川 | 绥化 | 顺德 | 博罗 | 安康 | 平潭 | 仁怀 | 馆陶 | 兴安盟 | 延安 | 瑞安 | 清远 | 平顶山 | 河北石家庄 | 中卫 | 廊坊 | 巴彦淖尔市 | 沛县 | 汉川 | 仁怀 | 项城 | 延边 | 酒泉 | 甘孜 | 新余 | 厦门 | 南通 | 包头 | 单县 | 博罗 | 桐乡 | 平顶山 | 永新 | 盐城 | 黔东南 | 巴彦淖尔市 | 保山 | 广汉 | 阿勒泰 | 晋中 | 仁怀 | 淮安 | 海安 | 桂林 | 庆阳 | 三明 | 广州 | 武安 | 晋中 | 大兴安岭 | 乳山 | 南京 | 十堰 | 肇庆 | 香港香港 | 温州 | 临沂 | 安康 | 广安 | 库尔勒 | 昌吉 | 中卫 | 澳门澳门 | 金昌 | 北海 | 商丘 | 吉林 | 仁怀 | 宁夏银川 | 博罗 | 泰安 | 迪庆 | 泰州 | 温岭 | 忻州 | 宁国 | 新沂 | 玉溪 | 安庆 | 基隆 | 公主岭 | 莱州 | 厦门 | 黔南 | 平顶山 | 绵阳 | 海宁 | 商洛 | 周口 | 鹰潭 | 宁国 | 朔州 | 黔西南 | 白银 | 湘潭 | 益阳 | 清徐 | 鄂州 | 文山 | 乌兰察布 | 神木 | 日土 | 武威 | 石河子 | 改则 | 浙江杭州 | 云南昆明 | 崇左 | 吴忠 | 遵义 | 台中 | 抚顺 | 赵县 | 张家界 | 湖北武汉 | 五家渠 | 宁波 | 沧州 | 果洛 | 唐山 | 宣城 | 芜湖 | 宿州 | 如皋 | 昌吉 | 高雄 | 新泰 | 普洱 | 毕节 | 保定 | 中山 | 大兴安岭 | 泰州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宁德 | 汕尾 | 遵义 | 寿光 | 济源 | 天长 | 宁国 | 馆陶 | 吴忠 | 兴化 | 酒泉 | 嘉兴 | 云南昆明 | 晋江 | 和田 | 德清 | 绥化 | 安康 | 肥城 | 阜新 | 和田 | 鄂尔多斯 | 五家渠 | 临夏 | 娄底 | 潜江 | 湛江 | 肥城 | 兴安盟 | 绵阳 | 来宾 | 衡阳 | 济宁 | 日喀则 | 海北 | 东阳 | 定安 | 诸城 | 霍邱 | 寿光 | 威海 | 东台 | 泸州 | 象山 | 许昌 | 单县 | 洛阳 | 海拉尔 | 赣州 | 清徐 | 南阳 | 曲靖 | 丹阳 | 永康 | 吴忠 | 项城 | 陵水 | 阿里 | 和田 | 楚雄 | 玉树 | 安岳 | 濮阳 | 兴安盟 | 枣阳 | 金坛 | 通化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绵阳 | 辽阳 | 牡丹江 | 广汉 | 海西 | 嘉兴 | 馆陶 | 毕节 | 醴陵 | 广饶 | 济源 | 三亚 | 丽水 | 广州 | 运城 | 雄安新区 | 深圳 | 南平 | 迁安市 | 日土 | 清徐 | 泗阳 | 金坛 | 百色 | 孝感 | 揭阳 | 澄迈 | 醴陵 | 和田 | 石河子 | 孝感 | 阿坝 | 陕西西安 | 灌南 | 湘西 | 张家界 | 库尔勒 | 黔东南 | 泰州 | 仁怀 | 宁夏银川 | 日喀则 | 崇左 | 张家界 | 诸暨 | 定安 | 宜春 | 咸阳 | 福建福州 | 凉山 | 南京 | 玉溪 | 扬州 | 株洲 | 衡阳 | 西双版纳 | 安康 | 余姚 | 湘西 | 济南 | 荣成 | 威海 | 德清 | 桂林 | 聊城 | 泰安 | 泗阳 | 唐山 | 天门 | 大庆 | 香港香港 | 邳州 | 汝州 | 海门 | 松原 | 锡林郭勒 | 榆林 | 咸阳 | 湖南长沙 | 锦州 | 长治 | 大连 | 本溪 | 公主岭 | 厦门 | 琼海 | 潜江 | 玉林 | 燕郊 | 牡丹江 | 伊犁 | 唐山 | 阿里 | 图木舒克 | 神农架 | 莱州 | 神农架 | 扬州 | 凉山 | 广西南宁 | 承德 | 塔城 | 吕梁 | 焦作 | 江苏苏州 | 来宾 | 潮州 | 锡林郭勒 | 象山 | 图木舒克 | 和县 | 葫芦岛 | 珠海 | 莒县 | 珠海 | 陕西西安 | 厦门 | 寿光 | 海丰 | 盘锦 | 长葛 | 延安 | 汝州 | 嘉善 | 日照 | 海门 | 眉山 | 铜陵 | 包头 | 广汉 | 遵义 | 台南 | 山西太原 | 阿拉尔 | 淮安 | 鄂尔多斯 | 梧州 | 琼中 | 新泰 | 项城 | 昭通 | 大连 | 图木舒克 | 长兴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惠东 | 铁岭 | 山东青岛 | 台南 | 新余 | 嘉峪关 | 巢湖 | 临沂 | 克孜勒苏 | 任丘 | 徐州 | 神农架 | 通辽 | 寿光 | 宜都 | 宝鸡 | 五家渠 | 溧阳 | 乌海 | 天长 | 芜湖 | 乌兰察布 | 锦州 | 玉溪 | 永州 | 陕西西安 | 江西南昌 | 泰州 | 海拉尔 | 大连 | 广饶 | 锦州 | 大兴安岭 | 定西 | 绍兴 | 南平 | 锦州 | 包头 | 抚州 | 鹰潭 | 莒县 | 玉环 | 迪庆 | 日照 | 邳州 | 泸州 | 韶关 | 韶关 | 泰州 | 六盘水 | 晋中 | 中卫 | 韶关 | 喀什 | 眉山 | 揭阳 | 临猗 | 红河 | 吐鲁番 | 潜江 | 台州 | 垦利 | 济宁 | 鹤岗 | 基隆 | 晋中 | 定州 | 文昌 | 雅安 | 慈溪 | 莱芜 | 宁波 | 潮州 | 黔东南 | 和县 | 百色 | 安岳 | 惠州 | 东营 | 嘉兴 | 阿拉善盟 | 中山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安徽合肥 | 阳泉 | 甘肃兰州 | 潜江 | 庆阳 | 伊春 | 百色 | 玉林 | 连云港 | 海拉尔 | 马鞍山 | 杞县 | 东营 | 四川成都 | 海南海口 | 安康 | 连云港 | 娄底 | 济南 | 海南 | 渭南 | 南安 | 潜江 | 泸州 | 泉州 | 菏泽 | 庆阳 | 伊犁 | 台湾台湾 | 营口 | 陕西西安 | 海丰 | 邹平 | 兴化 | 平凉 | 内江 | 大连 | 吉林 | 雅安 | 眉山 | 忻州 | 单县 | 德清 | 贺州 | 安庆 | 甘肃兰州 | 定西 | 博尔塔拉 | 陵水 | 淮安 | 大兴安岭 | 汉川 | 吉林 | 黔西南 | 博罗 | 海东 |